转帖法制日报:中国影视剧组虐待动物演员有望遏止

(2009-09-08 17:00:42)
标签: 影视 虐待 动物

  “我们从新西兰一下找了50匹纯种马……在拍戏中一共牺牲了6匹,疯了8匹,连马都受不住了,你想想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战争场面吧。”

  新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导演高希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无意间向媒体曝的猛料竟然引火烧身,成了近来为拍影视剧而虐杀动物的一个反面教材。

  8月6日,本报发出报道《新三国剧组“虐马”行为受到关注》,对此事件进行了关注。

  事后,尽管高希希对此一再解释,“马都是病了……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并表示:剧组尊重马就和尊重人一样;8月11日,该剧组演员甚至纷纷“现身说法”,表明剧组在拍摄过程中如何“待马如友、爱马如子”,但都无法消弭已经造成的影响,许多网友表示将会“拒绝看《三国》”。

  《三国》是“最严重的一次”

  8月6日,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在京召开碰头会。负责对“三国剧组虐马案”开展新闻调查的记者表示:通过多天的采访,他已从马队负责人、马师以及三国剧组的武术导演、特效等多方获得证实,新《三国》在拍片过程中存在“虐马”行为。

  为了逼真表现战争场面,三国剧组采用了实拍手法,租来的马大部分是新西兰进口的纯血马,在拍摄火烧连营等大场面的特技过程中,马被严重烧伤、摔残,结果不得不实施安乐死。

  至于疯掉的8匹马,完全是在拍摄特技过程中摔来摔去导致精神上受到了刺激,在拍摄时,只要一踩到软东西就误以为又要摔,而仓皇往回跑。

  记者从剧组特效人员处了解到,类似这样的动物特技效果场景,其实完全可以使用特效来替代。但遗憾的是,剧组就是喜欢“真刀真枪”。据了解,摔死一匹马赔10万元,马队已经获得了与这些马的进价等价的赔偿,因拍戏而疯了的马则被放回内蒙古草原全面调养。

  8月10日、11日,当《法制日报周末》致电该调查记者提供的有关联系人时,只打通了马队负责人的电话,其他电话处于无法接通或关机状态。

  而马队负责人在电话里起初全盘否认了此前说法,表示他们俱乐部提供的都只是“演员的马,并没有摔伤也没有疯,就是瘦了点,现正在内蒙古草原上休养”。他表示马瘦是难免的,因为“经过了长达一年多辗转各地的拍摄”。

  但后来,该负责人却又承认,他确实向调查此事的记者透露过马匹摔伤以及受惊吓的有关情况。“接连接到记者的电话,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国家广电总局接到有关举报后,也表示了关注。在给广电总局的有关答复中,新《三国》剧组解释:拍摄过程中,确实有马牺牲了,实际情况是有几匹是自然老死的,有两匹则是意外死亡;所谓“疯了”只是受了惊吓,暂时不听驯马师的话,一般一个月左右就会调养过来,没有什么影响。

  针对新《三国》“虐马”一事,中国动物保护运动的发起者之一、长期从事环境伦理与动物问题研究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莽萍,最早公开发表文章表达愤慨,并称新《三国》是“最严重的一次”。

  在8月6日的碰头会上,出差在外的莽萍还电话连线现场,与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芦笛、央视主持人张越等动物保护者对此进行了公开抗议。

  影视剧中“虐马”现象不断

  中国影视剧组虐待动物“演员”,新《三国》并非第一个。

  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影视剧制作进入了爆发增长阶段,为了渲染剧情,许多影视剧开始大量使用动物。

  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大量动物“演员”开始了遭受伤害和灾难的历史。

  莽萍和许多动物保护者都曾留意到,电影《悲情布鲁克》当中那令人愤慨的一幕:为了拍得腾空而下的“悲壮”,剧组硬是把一匹泪眼模糊的马推下了悬崖。

  同样,为了“让表演显得更加真实”,电影《犬王》剧组不惜“给一只训练有素、屡次立功的军犬,绑上了真实的炸弹;在镜头前,它奔跑着被炸成了碎片……”多年后,该剧导演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还清楚地记得:那位“多年训练和培养该犬的战士”,看到如此真实的镜头后,“哭得死去活来……”

  据网友举报,电影《白马飞飞》里,为了拍摄马儿慢慢倒下的镜头,剧组给马注射麻醉剂,结果因为药剂过量导致马匹死亡。

  芦笛记得,电视剧《大宅门》中,姨太太用枕头把一只小猫闷死在床上。

  莽萍还留意到,电影《太阳照常升起》,导演姜文指挥剧组动用几十箱弹药对付上百只落荒而逃的雉鸡……

  “这些马、军犬、猫等受伤或被炸死的场景,都是人为制造的惨景。仅仅为了娱乐和所谓影视效果,人就可以如此虐待动物吗?”莽萍质问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社会法研究室主任常纪文认为,中国影视剧中之所以会屡屡出现这些虐待动物的现象,主要是导演在经济利益、所谓影视效果和公共道德保护方面没有找到平衡。

  在热心动物保护的央视“名嘴”张越看来,近年来国内的影视制作特别是大片,追求的就是鸿篇巨制、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有了“观众爱看”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影视剧中的肆意虐待动物行为也就被打上了“为艺术牺牲”的旗号,变得见怪不怪了。

  然而,观众当真爱看这些折磨和虐待动物的场景吗?

  动物保护者并不这么认为。中国观众的回答也渐渐地变得掷地有声:我们坚决抵制这样的电影。

  网络上,很多网友近日都纷纷在论坛上灌水,或表示自己拒绝看新《三国》,或呼吁网友拒绝看新《三国》。

  “如果一部影片确实有虐待动物的情节,出现了虐待动物的真实镜头,这样的影片不仅上映不了,而且其导演和演员还应受到处罚。常纪文认为,公众对新《三国》“虐马”事件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反应,恰恰标志着中国老百姓保护动物的意识在不断加强。

  第一部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出炉

  然而,仅凭中国老百姓保护动物意识的提高,并不能有效制止该类行为的发生。根源就在于,内地还没有相应的动物保护法。

  2002年2月1日起施行的《电影管理条例》、2004年10月20日起施行的《电视剧审查管理规定》,对动物“演员”的保护,并没有任何规定。

  关于反虐待动物的问题,尤其是禁止利用拍摄彰显文化进步的影视剧名义虐待动物的问题,民间的呐喊可谓越来越振聋发聩,但在落地时往往都变得“鸦雀无声”。

  好莱坞影片《肖申克的救赎》曾感动过无数人。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剧组在拍摄过程中还有这样感人的一幕:安迪从饭中发现一只蛆虫并交给老布喂小鸟,这一只小小的蛆虫,是摄制组特别找到的自然死亡的蛆虫。

  “今天,我们的一些大制作已经达到了好莱坞的水平,但在整体的道德和文明水准上还差得很远。”莽萍介绍说,许多国家都禁止用不人道的方式使用动物“演员”,违反规定会受到公众谴责和法律制裁。

  常纪文说,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由刘德华主演的香港电影《天若有情》影片里,有牛因拉飞机而死去的镜头,片尾有特别说明:“拍摄中并没有动物真的受到虐待和死去。”

  事实上,观看西方电影,常常在影片结束时可以看到这样声明性的一行字———“本片制作过程中无动物受到伤害”。

  《美国影视演员协会与制作人协议》中,有多处关于拍摄时对待动物的条文,并授权“美国人道协会”检查电影、电视、广告、音乐片中的动物演员待遇。

  “反观新版《三国》,导演炫耀的恰恰是可以肆意使用和伤害动物,这是国家相关立法缺失的悲哀。”莽萍说。

  常纪文对《法制日报周末》表示,对于影视剧中的虐待动物行为,我国目前的法律中确实没有任何规定。但常纪文乐观的是,由他所在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牵头,联合了国内多家大学有影响的法律研究学者共同起草的中国第一部动物保护法的专家建议稿,日前已经完成,本月底将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常纪文透露,在这部以反虐待为底线、关注动物福利的专家建议稿中,在分则第六章中设立了专节来关注表演动物的福利问题。

  “在建议稿中,我们建议,剧组或马戏团不得超过动物的体力或者它的表演能力,去让动物表演一些不所能及或不能够做的一些事情。如果违反了此规定就要受到制裁,轻则罚款;如果数量很大、造成很恶劣的影响,可能还要受到刑事追究。”常纪文如是说。

  对于民间的立法建议稿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国家立法的加速度,常纪文还是持乐观态度。常纪文期望着,在今后中国影视剧的拍摄过程中,导演能在人道保护动物和电影带来的效果、利益之间找到平衡。

  现在,当新版电视剧《三国》开播之际,一些更触目惊心的对马的虐待和伤害,被该剧导演披露出来:为了制造战争刺激场面,马真的被火烧、扭断脖子、摔伤摔死、肉身冲撞、爆炸炸翻,等等。其中,有6匹马被折磨死,有8匹马无法忍受超乎想象的惊吓、恐惧甚至死亡威胁而疯掉,更多的马则是受到严重伤害和惊吓。导演表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追求“观众爱看”。然而,观众真的爱看这些折磨和虐待动物的场景吗?当然不是。

  导演高希希:你凭什么认为观众爱看你虐杀战马!

  新京报:有什么大场面的处理吗?

  高希希:我对我们的这个战争场面特别自信,远远地把老版给甩在身后。三国的大小战争不下百场,在场面的处理上,就光拿马来举例吧,我们的马都是从新西兰进口的,中国本土的马像驴,不太像马。我们从新西兰一下找了50匹纯血马,而且还随时进行补充,我们的马在拍戏中一共牺牲了六匹,疯了八匹,连马都受不住了,你想想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战争场面吧。

  动物立法后,高希希肯定要被判刑

阅读( ) | 评论( ) | 收藏
个人资料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素友博客登记 | 素食推广我参与 | 网站地图 | 素食分类
素食文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中国最大的素食平台与资源中心
最佳浏览效果 IE6.0 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 * 768 以上
Copyright © 2007-2009 中国素食文化传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7008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