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宗旨:弘扬素食文化,传播环保理念,维护生命健康,提升人类品质!素食社区·注册社区·文章投稿·繁體中文设为首页·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绿色环保 >> 危机意识 >>
U&O你和地球 

  禽流感菌本来是一种性质温和的细菌,在很多野鸟的身上都可找到,百万年来,两者一直共存,自从工厂式畜牧出现后,问题便出现了,工厂式畜牧利字当头,其唯一目标,是快速、廉价而大量地生产肉类。它们选择一些适合大量生产的鸡种(或鸭种、鹅种)来繁殖,造成禽鸟的基因多样性低、抵抗力弱;此外,养殖场内环境挤迫,卫生恶劣,再加上滥用抗生素,全部都是有利细菌迅速繁殖和变种的条件。于是,本来无伤大雅的普通禽流感,急剧演化为杀伤力大且传染性高的类型(即H5N1)。它不但把养殖场的禽鸟大量杀死,而且回传给野鸟,甚至能感染其它种类的动物(如人类)。

  大型养殖场的市场遍布国内海外,牵涉庞大的运输网络,是传播病菌的重要途径。此外,养殖场贪便宜,用鸡粪作饲料,成为另一个播毒渠道,因禽流感可在鸡粪生存35日之久。2005年苏联Kurgan省爆发禽流感,当地政府便怀疑病菌来自饲料。

  FAO(联合国粮农组织)宣称:“野生雀鸟的迁徙活动,是造成多个地区和国家爆发禽流感的原因。”然而,可以证明野鸟携带和散播病毒的数据甚少。研究员曾在中国检验超过一万头野生雀鸟,发现带有致命H5N1病毒的活鸟寥寥可数,绝大部份呈阳性反应的野鸟,都已死在工业养殖场的附近,何从散播病菌?

  2005年5月,中国青海湖大批野鸟感染禽流感死亡,其后疫症往西面散播,相继感染哈萨克、苏联及土耳其的家禽。不少专家认为这是野鸟播菌的最佳证明。但野鸟保育团体BirdLifeInternational指出,青海湖附近不乏畜牧工厂,更有一个以鸡粪作饲料的人工鱼场,及多条连接其它出现禽流感地区的火车路及道路。这些都是传播病菌的途径,最令人难以信服的是,病菌扩散的地点与时间,与野鸟迁移的途径和季节并不吻合。BirdLifeInternational的RichardThomas博士指出:“没有鸟类由中国青海迁徙至东欧。若把H5N1散布路线连接起来,便可见病菌依循主要道路和铁路散播,而非跟随野鸟的行踪。”

  他又提出:如果野鸟是带菌源的话,那为什么同年秋天,非洲、亚洲南部及东南部、澳洲并没有爆发疫症呢?此外,老挝、菲律宾、缅甸等国皆被禽流感国家包围,可是为什么其中只有老挝的畜牧场附近爆发了疫症,菲律宾和缅甸则完全没有受侵袭?由此可见,即使野鸟有可能携带病毒,但必然存在着其它更主要的散播因素。

  禽流感另一个代罪羔羊是传统小型畜牧,其“简陋”、“不卫生”的环境,被指为制造和散播疫症的元凶。FAO曾指出,大量分布在非工业国家的畜牧零散小户,必须进行“畜牧改革”,重新整顿,以生产集中的工业式畜牧场取替云云。

  但一如《肉引发的疫症》所指,大型畜牧场才是致命H5N1的发源地,小农户实为受害者。农村散户禽鸟的密度低,基因多样性大,并不会引起病毒迅速变种。

  自给自足的小农户鲜有发生禽流感问题。例如2005年老挝工业畜牧场爆发零星禽流感,占当地家禽总生产量九成的农村散户并未受灾,这是因为他们饲养的禽鸟大部份是自吃或供应给邻近村庄。农村小户与畜牧工厂并无接触,小户之间又甚少来往,故禽流感无从散播。某些小户之所以出现疫症,是因为他们与畜牧工厂搭上关系,如买卖饲料和幼鸟,共享兽医服务等,才不幸“惹祸上身”。

本文对您有帮助么?
非素食文章
应删除
返回首页
微信
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