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火岂能割舍母爱(极度震撼)

(2009-07-13 18:58:11)
标签: 护生 母爱

  这两天心情一直不太好,就是因为几天前溜狗的时候遇到一件事。

  那天,我正带着公主在二楼花园散步,突然看见中心广场围了几个小孩儿,还有几只狗也兴奋地转来转去。“出什么事了?”我好奇地走过去一看,发现地上有一个特别小的铁丝编成的小笼子,里面站了一只毛秃秃的象鹌鹑一样的鸟,因为笼子太小,它只能时不时地转个身,因为害怕狗,还有些发抖。

  “这是什么呀?”我问旁边的一个人,他回答我说:“哦,是这个小孩儿养的一只鸡。”“鸡?怎么放在这么小的笼子里?”他满不在乎地说:“为了不让它长大,就这么小多好玩儿啊。”

  我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前当我劝人吃素,不要伤害动物的时候,也时常会遇到这种非常无奈甚至绝望的情况。我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唤醒对方那颗被尘封太久的善心,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柔软的角落,但是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和已经习惯的生活方式如厚厚的尘土,已经把那片纯净的角落染得面目全非了。“你这样做它多难受啊!”我知道我的话没什么用,这画面让我想起日本人把小猫放在瓶子里,让它按照瓶子的形状生长,然后如同植物一般送给朋友做礼物,这种行为让我痛恨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不多说了,下面的这个故事是我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偶然看到的,虽然动物的遭遇令人不忍卒读,但是我真诚地希望,其震撼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拨开灰尘,寻回本性!

  血与火岂能割舍母爱

  作者:姚苏

  在我的《非洲奇遇记》中曾经提到过,非洲的尼日尔河流域有一个很大的市场,很特别,整个市场卖的都是野味。有很多野生穿山甲、鳄鱼、大号蜥蜴,甚至有卖梅花鹿、斑马和猴子,这些东西在国内都早已禁售、禁食。

  有一次,我们为了招待国内来考察的官员,特地驱车一百多公里,带他们一起去采购野味。

  鳄鱼栏一般人不敢靠近,只叫我的老司机丹尼尔替我们去选购,我们一行人则直接去挑选穿山甲。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或是自卫的本能,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着,卷成一圈。

  一般购买程序是这样的:买主选定以后,卖方黑人便用力把穿山甲拉直,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丢弃,将身躯清理干净,再用铁夹夹着放到火盆里烤灼,直到其身体上的鳞甲全部脱落。

  那天货源颇丰,围栏里放满了许多卷成圈的大小不一的穿山甲。那些官员便拣大的挑了几只,并声称要亲眼看着宰杀才放心。

  一个黑人小伙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力,却怎么也无法把那蜷缩的躯体拉开。

  这下所有人大奇,那小伙十分难堪,便一下又一下把那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边摔边解释说,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它倔强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挂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未见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我们不忍卒睹,便摇手示意作罢。那黑人小伙兀自不甘心,直接拿铁钳夹了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仍然保持原状。

  这下黑人黔驴技穷,对我们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即顺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接下来另选的两只宰杀工作都十分顺利,不到五分钟便完成了。我们和黑人正在付钱找钱,却十分意外地发现,原先那只被丢弃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躯体,把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

  随着它躯体的伸展,我们震惊地看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只有老鼠大小,身上的跻带,仍与母体相连,小嘴慢慢张合,仿佛在无声地呼唤着母亲。

  这场景,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刹那间,我只觉得热血翻涌,须发皆张,几欲落泪。

  那只母穿山甲自身体重不超过十斤,却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自己的孩子,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周全。

  那份精神之力,早已超越了生命的常规。

  动物是朋友,不是食物

  侠之大者,不欺凌弱小,

  保护动物朋友,请当个素超人吧!

阅读( ) | 评论( ) | 收藏
个人资料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素友博客登记 | 素食推广我参与 | 网站地图 | 素食分类
素食文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中国最大的素食平台与资源中心
最佳浏览效果 IE6.0 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 * 768 以上
Copyright © 2007-2009 中国素食文化传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7008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