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life ~ are you ready?

(2009-05-13 16:43:32)

  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只做过一个人--导师的忠实粉丝。非常喜欢听他讲的课,是他一路把我从硕士带到博士。仗着跟导师的关系够铁,俺常常喜欢心血来潮就跑去旁听他给硕士生上的课,这些课虽然当年都跟他上过的,但现在重新听起来就跟以前完全没听过似的,呵呵,导师更新知识的速度跟俺健忘的速度成正比哈。

  昨天只上半天班,晚上溜去听导师的课,这次不但温故知新,还从学生们那儿学到了新东西,一个我从没听过的新鲜词--SecondLife。学生们拿它来做一个案例分析。他们的小组presentation做的非常精彩,题材新颖,我被深深吸引了。不可思议,回到家,禁不住自己做起功课,好多了解一下这个让我严重感觉到与新知识脱节的外太空词汇。

  其实Secondlife一点都不新,世界这么大,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罢了,早在2003年人家就成立了。有人说它是个网络游戏,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因此另有人给它找了个更贴切的名称--网络三维虚拟社区。以下是我从网上找来的相关资讯,看完以后才知道自己被尖端网络技术潮流给甩下了一大截。和我一样落伍的朋友,咱们赶快来扫扫盲吧,在这种资讯上落伍,很有可能是在开始衰老的征兆啊,因为学生们报告说Secondlife的主要玩家是散布在全球18-35岁的人群。

  ~~~~~~~

  “尼奥,你曾经作过这样的梦吗,你坚信不移的东西都是真的吗?你能从那样的梦中醒来吗?你能分辨出梦境与现实世界的区别吗?”

  在《黑客帝国》中年轻的网络黑客尼奥这样问自己,因为他发现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实际上是由一个名为“矩阵”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控制的,人们就象他放牧的动物一样。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生活在一个虚拟的数字世界里,而这个世界却有着与真实世界相同的运行规则和一样逼真的面貌。

  如今这个世界已经不仅仅是电影的虚构,而是一种被数百万人接受的生存之所。在这里你可以换一种身份、性别和角色展开另外一种逼真生活,你可以在这里购物、存钱、工作,或者是跟朋友们一起游玩闲逛,这里有逼真的海滩、阳光、草地,花鸟鱼虫,它与现实世界的唯一区别是,你可以飞。这个地方就在网上,它将自己叫做SecondLife。在人们正沉迷于Myspace和Youtube的光中的时候,毫无疑问SecondLife是一件更为新奇的事物,根据其SecondLife己的说法,SecondLife是“一个完全由其居民建设和拥有的三维虚拟世界”并且是一个“充满人群、娱乐、体验和机会的数字大陆。”它以虚拟现实技术(VirtualRealityTechnology)所构建的高度拟真体验,完全颠覆了人们对于互联网社区和社会性网络的想象。

  新加入SecondLife的成员会被邀请来创建一个虚拟形象(avatar)一个虚拟的人(visualpersona),一切都可以按照想象兴马由缰地进行,这可能会很另类、很有趣。网站会通过三维场景指导新手们如何建立一个虚拟形象,在这个三维场景中用户可以通过键盘和语音与其他虚拟形象进行聊天,还可以购买土地,可以将虚拟形象移动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按照SecondLife自己的说法,“这是一个无止尽的不断创造的世界,在这里你随意可以改变你的外形、你的性别、甚至你的人种,就象穿一双鞋子回家一样简单。”

  自从3年前创立以来,SecondLife以惊人的速度蓬勃成长。至今年10月份,SecondLife已经有100万名长住居民。而且以每月20万名用户的速度增长。所有这一切都是一个28岁年轻企业家PhilipRosedale的产物,他梦想创造一个类似于Neal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Crash)中所描述的那样一种虚拟世界。这本书预言未来人们的大部分时间将会在一个“虚拟世界”(metaverse)或是一个“超自然的世界”(metaphysicaluniverse)中度过。Stephenson将之看作是互联网的后继者,在这里人们会通过其虚拟形象来沟通交流,正象在SecondLife。中所做那样。

  SecondLife由Rosedale和他位于旧金山的公司LindenLab所运营,他们向新居民“出租”土地(一开始仅仅是64英亩,现在超过2万英亩。)而且强制新居民服从简单的前提规则。另一方面,他们对于居民的办法却是极度放任,在SecondLife中,你可以购买虚拟服装,可以开虚拟飞机,甚至可以在指定区域享受虚拟的性放纵。一切活动场景和活动过程都是模仿现实生活。

  但是千万不要把SecondLife仅仅当作是一款游戏。它所做的是对于互联网的重新定义——在一个三维空间之中,构建虚拟的线上世界。将人类生活的各种场景、细节和体验完全复制到互联网上。因此,SecondLife的要比游戏包含更多含义。

  Rosedale自己也并不把SecondLife看作是多媒体在线游戏,而是视之为一个类似MySpace的社区平台。将来,Rosedale会把SecondLife当作一个潜在的三维网络浏览器。这是个野心勃勃的主意,Rosedale解释说,最终你不需要使你的鼠标移动下,你的虚拟模型可以顺利地登上亚马逊商店,浏览书架,购买书本,而且和那些同样到此一游的人们喝杯茶,聊聊你所喜欢的作家。“现在你在亚马逊网站上,你不可能问其他用户,他们是否喜欢这本书,或者邂逅一个阅读小组。SecondLife更为实时,社交化,并且注重体验。”这就是SecondLife想要做的东西。为此,亚马逊的CEO,已经投资LindenLab。

  按照一位生态学家的看法。SecondLife的价值在于他提供了一个自我释放和自我展示的空间“在这里你可以控制你第二重生活的各个方面。”在这里人们可以变化自己的角色身份,按照新的形象和生活展开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中自由地释放自我,完成想象。这也是SecondLife之所以如此命名的含义所在。

  但SecondLife对于自己的价值却有另外一种解释,按照其公关说法SecondLife是一个创新和创业的虚拟孵化器。“将经济要素整合在一起给冒险、创新和技术以合适的回报。”

  因为SecondLife有其自己的货币——Lindendollars,这种货币在其官方货币交换平台LindeX上可以自由买卖,也可以兑换成真实货币。(兑换比率是250Linden元兑换1美圆)。根据通常的供须原理展开交易。

  居民可以用SecondLife的软件工具建设他们想要的房子、夜总会、快艇,也可以以他们谈好的价钱将这些东西卖给其他成员。建造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需要好好演练,通常需要在网站指导和别人帮助下逐渐学会如何造东西。对于自己的数字创造物,用户拥有所有权。

  如果你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建造任何东西,最简单的做法是你可以从其他居民那里购买你需要的东西。

  根据LindenLab的说法,成千上万的SecondLife居民从他们的虚拟生意上赚到了钱——他们出售虚拟土地,虚拟服装,虚拟珠宝、甚至是性。有各种各样丰富的、希奇古怪的创新,一个SecondLife居民加工虚拟眼镜,可以使操不同语言的人们彼此交流。另外一个人通过作地产策划在一年内赚了数十万美圆。在SecondLife的商业圈中,每年至少有3000家企业赚到了2万美元甚至更多的钱;美国《商业周刊》最近一期封面上的封面人物AnsheChung就是SecondLife中最大的房地产大亨,她已经通过这个虚拟世界赚到了几十万美元的真钱。

  因为可以赚到真金白银这使得用户使用登陆的频率非常频繁,约40%“居民”在60天内登录至少1次,日交易金额已达到45。5万美金等值的虚拟货币。每个月为虚拟世界里的产品和服务花费货真价实的700万美元。SecondLife每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已经达到了等值6400万美元。

  因为其三维拟真的用户界面、良好的互动性和惟妙惟肖的用户体验,不仅吸引了数量惊人的用户,甚至一些企业诸如可口可乐、微软、英特尔、阿迪达斯都纷纷入驻SecondLife,通过SecondLife来展示其最新产品。丰田甚至在SecondLife出售其虚拟汽车,IBM计划推出其3-D局域网,并为其入住SecondLife的软件工程师支付报酬。广告代理公司LeoBurnet也正在建设一个“创意港湾”,在其中其全球雇员可以彼此互动交流。Sun甚至为其向新游戏战略转型在SecondLife上搞了一个“虚拟新闻发布会”。这些企业一致认为SecondLife的三维拟真和良好的互动性使其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广告途径。当传统的广告载体开始失去眼球的时候,SecondLife用户的月增长率达到35%,而其经济收入也呈现15%的增长。

  但这还不是SecondLife的全部,人才猎头工作也在SecondLife展开,伦敦猎头机构Greene&Heaton在十月底宣布在SecondLife上开办office。根据该office的经理WillFrancis,的说法,SecondLife为猎头工作提供了一种崭新的舞台,通过扫描报纸、杂志现在很难发现合适的人才,而SecondLife会是发现人才的一种新渠道。

  而出版、音乐行业早已登陆SecondLife,KurtVonnegut就是通过KurtVonnegut发布他的新书,数周前德国出版商AxelSpringer。也在SecondLife发布了第一份社会新闻报纸,发布有关虚拟世界流行口味的有关新闻。而8月摇滚乐队DuranDuran通过SecondLife举办了他们的演唱会。最为令人震惊的是,十月中旬路透社也高调宣布进驻SecondLife。路透集团在SecondLife上建立了一个新闻机构,开始为SecondLife的会员以文本、照片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来自外面世界的新闻,而真实世界的读者也可以访问路透社新设立的网站http://secondlife。reuters。com/来了解SecondLife中的新闻事件。来自伦敦的记者AdamPasick担任这家新闻机构第一任虚拟总编辑。为了与该社区中的命名习惯保持一致,其在SecondLife中的化身取名为“AdamReuters”。“虽然给人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但它和在真实世界担任一名记者不会有什么两样。”Pasick说。“它会像我数年来一直做的工作一样。”

  甚至政治活动也在SecondLife上展开,意将作为民主党提名人参加2008年竞选的前弗吉尼亚州长MarkWarner,就在SecondLife召开了答辩会。

  其实,过去5年来在网络上出现虚拟世界并不仅仅只有SecondLife,其他的例子还有HabboHotel和EntropiaUniverse。SecondLife也并不是最大的虚拟社区,例如WorldofWarcraft就已经拥有650万用户。

  Indiana大学教授EdwardCastronova在其着作中称这些虚拟社区统称为“虚构世界”(syntheticworlds)。在其同名着作中,EdwardCastronova讨论到这些虚拟社区增长趋势越来越强劲,而且其结构日益复杂,如今在日常生活中也面临彼此直接的竞争。因为我们许多人在其中花费很多时间,越发使人们相信这些世界是真实的。Castronova看到在真实世界和虚构世界之间的关系和界限越来越模糊不清,将会致使这两个世界撞车。

  因此人们发生向《黑客帝国》中尼奥那样的疑问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而现在“虚构世界”也对“真实世界”造成越来越强烈的冲击和影响。最明显的是对于“虚拟财产”的看法和纠纷。因为我们面临的事实是,“虚构世界”内获得的财产是虚拟的,面临失窃的时候,在法庭审理上会有一定障碍。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位美国律师和虚拟地产策划师就对SecondLife征收他们部分虚拟财产表示不满和怀疑,并就此对LindenLab展开法律诉讼。因为虚拟税收既无意义,也不象真实世界支付税收。

  目前政府也开始认识到这一点。美国相关部门已经要求从虚拟经济中获得收入的人呈报其收入情况。在十月中旬,美国国会证实,正在寻求以更好的方式对来自象SecondLife一类虚拟经济体的收入加以征税。在十月末澳大利亚税务署发表看法,警告那些SecondLife的玩家们如果其虚拟财产可以转化成真实货币的话,他们必须公开其税收状况。

  此外发生在三维虚拟世界里的性交易问题,也是颇具争议一个问题。在这里一些年轻女性的声称自己登陆SecondLife的公开目的是“能够遇到某人谈恋爱”,但当有人提出性要求时,她们即提出相关费用要求——L$1,200,以真实货币度量大约是5美圆。这将使SecondLife等虚拟社区面临强大的法律和道德讼争压力。

  所有这些隐忧和问题使的SecondLife等一类虚拟社区在充满自信地迎接光辉未来的同时,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SecondLife会是下一个Myspace或者是Google吗?从SecondLife开始,人们会进入一个与真实世界毫无二致的虚拟世界新时代吗?

  能够提供答案的或许只有未来。

  PS:据学生们的报道,目前Secondlife的资产总额达到10亿美元以上,真不能小看它,改天偶也要开始过起偶的secondlife。

阅读( ) | 评论( ) | 收藏
个人资料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 素友博客登记 | 素食推广我参与 | 网站地图 | 素食分类
素食文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中国最大的素食平台与资源中心
最佳浏览效果 IE6.0 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 * 768 以上
Copyright © 2007-2009 中国素食文化传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7008009号